首页 >> 科幻

木马怀念父亲外一篇
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2019.09.04

最近很想念父亲,梦里常常遇到他!总是那郁郁的眼神,似有不尽的牵挂,欲言时又飘忽而去了……醒来时泪水浸湿了枕衾,心里揪一般的痛

总以为时间会让我淡忘对父亲的思念,总以为父亲已悄悄地从我的记忆中模糊了,总是告诉自己别再去想,别再去念,可我最终还是欺骗不了自己,父亲的影子永远从我的心中抹不掉

那些悲痛迷伤的日子里,父亲无奈又痛苦的奋挣,那些泪与痛的混沌里,我们忙碌又疲惫地奔波,终究没能留住父亲,他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!我躲了爱人和孩子,偷偷地落泪

心里真的好痛!就像思念永远划不破那幽黑幽黑的梦夜一样,这样凄冷的秋风里,我用这样悲凉的文字来折磨自己凄苦而脆弱的心灵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父亲始终深邃而平静的注视,让我从未感到孤寂过,对待生活,我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怯懦,而且始终认为自己是个很坚强的人!不知心为物役,也从未窒息过心智,一直相信有父亲大山般的呵护

总觉得自己的心怎么长也长不大,每年给爷爷上坟时,总是看着忙碌的父亲摸着黑去。觉得他的背影和步子那么坚实,让我心中感到好安然!可知昨日的坟头还有他祭奠亲人的印痕,而今,我那慈善坚强的父亲呵,您又在哪里呢?怎不让我揪心的痛,切切的念呢

总是在泪眼中看见父亲汗涔涔的那被晒得黝黑的脸庞。下地干活,上山打草,他从未失去劳动的本色!自从离休回到老家,父亲有许多农活不太熟悉,做起来很笨拙,可他很好学,经常请教有经验的老农,让人家手把手地教他!有些父亲一看就会,所以我总觉得他很聪明!每年夏忙压麦垛的时候,父亲必叫了我们去,他在上面忙碌而小心地做压着,一个人累得气喘吁吁,哥哥要上去帮忙,他却坚决不肯,怕哥哥手生压虚了,总是自己亲手做才肯放心!父亲干活虽然有点慢,却是很细心的,这一点他自己也很满意。

我刚参加工作那年,有一次,母亲让我拿点粉笔,说是缝被子做引线用。我想只不过是些粉笔而已,便不加思索地拿了一整盒回去。父亲看见了,便有些严肃地教训起我来:“公家的东西不要拿,做人要守本分。不可有贪心,不可有私欲之心!”当时我觉得很可笑,觉得父亲好迂。可后来,随着年龄的增长,当我为 、为人母以后,竟也自觉不自觉的这样教育着我的孩子,才明白父亲当初那些话的含义和分量

父亲一生似乎没有更多的情趣,除了闲暇时下下棋,看看电视,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放在劳作中。他不会去侍养那清妙高雅的兰花,因为那是空谷幽物,父亲不会欣赏;他不会去钓鱼休闲,因为他不懂得山野水畔的趣姿。可在我的眼里,父亲永远是座大山

父亲四岁就双亲去世,被爷爷收养,童年吃了不少苦!十六岁的时候,城里招工,他便进了工厂,一干就是三十多年。我常听村里年事高的上辈人讲起我父亲的过去,说他的命是拣回来的!后来我问起父亲时,他却没有做答。我想也许父亲不愿提起那些辛酸的往事。他的脸上表现出来的只是异常的平静

父亲始终是个坚强的人,他饱经沧桑,荣辱自安,不管经历多少磨难,总是默默地埋在心里,从不在脸上表露,也很少向人倾诉,这一点,我很像我的父亲!让我常常感动的,不仅仅是因为他曾经历经的苦难,而是他在苦难面前所表现出来的乐观、豁达和坚强的那种博大情怀

“不思八九,常想一二”,人生纵有许多的不如意,而我因始终有了父亲的影响,也能够平静而坦然地生活着!感谢我的父亲,他不仅仅给了我生命的品质,更给了我人生最美丽的心灵家园。

《乡间》(外一篇)

前些日子,和爱人开车回了趟乡下。

舅母在那头说是十分挂念,我心里明白:其实舅舅挂念的更多些。

车停在村口的时候,他们就远远地迎了上来。舅舅的微笑永远都像乡间的土地那么憨厚和朴素。舅母老得精瘦,鼻梁上挂了一副老花镜,越发得像位老学者了。

她一边高兴地喊着我的乳名,一边接过我们手里的东西,嘴里同时又嗔骂着我老拿她寻开心。

在屋子里坐了一小会儿,舅舅就到果林里给我摘李子去了。小黄狗一声不吭地跟了去,然后又一声不吭地跟了回来。

舅母拿出一些新鲜的金银花,泡了满满的一茶壶,说是自己亲手摘的,能清凉消暑的,然后就唠叨起一些乡间旧事。末了,看着一旁不言语的舅舅,就说:“等明年春上,把沟里的那些妖精树都砍了,李子卖不上价,种些草药好了。”

舅舅只是个笑,他不大爱说话,大半生的话都让舅母给抢了。他起身坐在院子的葡萄架下,默默地切起牛草来。小黄狗没精打采地卧在旁边,舅母喊它,也不搭理。舅母就说它是只又老又丑的家伙,整天只知道吃,把肚子撑得胀胀的,难看死了。舅舅忍不住笑了,我们也笑了

黑猫一点也不消停,一跳一跳的,从墙头蹿到了枣树枝上,蜷着身子看院子。花盆里的太阳花开得很热烈,虽然是些卑微的小东西,生命力却还是很顽强的,大约它们还会再坚守很长的一段时间。

邻居的阿婆恓惶得很,拄着个拐杖磨磨的,进了院子,四周里望望,瞅瞅我,再瞅瞅我爱人,四周里再望望,就磨磨地走了。舅舅说她一天要来上十几趟,糊涂了,看见东西就往家里拿。舅母便也说:“你看她那个张嘴瘪腮的样,整日里病恹恹的,可怜啊!”我说车上还有甜瓜,给她拿个吧,爱人就出去拿瓜去了。

表弟带着女儿从镇子上回来,那孩子生的可爱,活泼泼地在院子里跑来跑去。

舅母吩咐表弟给牛添些草,那牛看着十分的干净,样子很是安详,悠闲地吃着草,然后静静地看着人,尾巴一甩一甩的。表弟说晚上喂它能上膘。牛的目光看起来很熟悉也很亲切,但它绝不是我儿时的伙伴,只是闪现了曾经一样的快乐,快乐在乡间的每一个角落里。

吃过午饭,我对舅舅说想到父亲和哥哥的坟上看看。舅舅点了点头:“也好,既然回来了,就去看看他们吧”

乡间的花草长得很是泼密,几乎要盖住路面了。

我坐在亲人的坟头,一个人兀自伤心。他们寂寂地躺在地下,再也不会回来了

思念就像一条长长的幽巷,我不知道它有没有尽头,它只是时时忧郁地折磨着我柔弱的心。我因此落下了心痛的毛病。

垄上的玉米长得像密林一般,小虫儿在草间轻声地嘶鸣着。我抬起头来,远远地望着南山,感觉它一点儿也不突兀逼仄,山顶隐隐的抹过一层云雾,不过是添了些许的迷离。耳畔间分明地听见了小河流动的声音,不知道父亲和哥哥在冬天里能不能听见它的歌声呢?冬天河面会被冰雪封冻的。

生命的老去或是因为病痛悄悄地终结,一点点远离,是不是宿命呢?龙应台在《目送》里写道:“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我忽然想到了我的亲人,他们其实就是那些相素相守的草木,一旦安静地枯老,就永远地离开了!而活着的人,还是要微笑着继续向前走的。

表姐从沟里摘完花椒回来,汗津津地开了大门。

周围的邻居们来了,车上的一大堆甜瓜很快送完了。

爱人端了只粗布老碗,一个人狼吞虎咽地吃着浆水菜。表姐看着唏嘘,拾了几个白白的大馒头递过去。二娘手中提了一个透明的袋子,里面装着个野菜大烙饼,说是早上刚烙的,才从冰箱里拿出来的。慧婶婶说,兴许再过些日子,自家院中的那个牛腿小南瓜就长大可以吃了,到时候让人给我捎去。

宝真叔用水盆浇着头,嘴里不住喊着:“秋老虎还没消去暑气,乡下还是一样热。走的时候让你婶子给你带些半夏,回去熬了喝。自家坡地里长的,多得很。”

结巴爷坐在屋檐下,磕了磕烟锅,不紧不慢地添着烟沫,一会儿,鼻子里就开始冒出青烟来。

表姐家的老母猪从后院里窜了出来,围着一棵老椿树转了几个圈圈,便停在那里怔怔地发呆。表姐抽了一根荆条,骂道:“狗日的,你跑出来凑什么热闹?”

老母猪很不满地朝表姐嚎了几声,回旋着兜了几个圈子,然后哼哼地走了。看到这情景,我不禁想起王小波笔下的一只特立独行的猪,实在觉得好笑

他们聊他们的。

我拿了一把小铲锄回到自家门口,蹲在前院闲闲地除着地上的杂草。大约国庆节前后,母亲会从天津回来的,若是看见杂草丛生,心里也会很荒凉的。

放下锄头,我一个人在村街上转悠了一会,很安静。只有村头的老槐树下聚了几个女人,在纳鞋底;有三五个男人光了膀子,点了纸烟说闲话

夕阳衔了山,爱人说该回去了。

我看了看树上的叶子,然后道别,把乡间的故事和气息装了满满的一车。

共 24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父亲是每个人的记忆,也是每个人心里的疼痛,很多父亲辛辛苦苦一生,为了儿女忙碌,到头来,自己却没有享受到什么,日子就那样过去了。文章中的父亲的经历,跟我的父亲也很像,都是自幼就失去父亲,在童年历经磨难。成年后为了孩子辛苦。让我们一起怀念。《乡间》有着浓郁的乡村韵味。朴素的质感。读着亲切感人。欣赏。【:兰陵美酒】

小儿便秘应该怎么饮食

小儿便秘有什么食疗方法

婴儿胀气消化不良原因

悦而维生素D3滴剂好吗
生物谷灯盏花药业生产技术
宝宝感冒鼻塞流涕吃什么药
上一章← 章节目录 →下一章
友情链接